從《貨郎圖》看宋代社會生活-中國僑網
<cite id="nbfdh"><span id="nbfdh"><thead id="nbfdh"></thead></span></cite>
<var id="nbfdh"></var><menuitem id="nbfdh"><strike id="nbfdh"></strike></menuitem><var id="nbfdh"></var><var id="nbfdh"><strike id="nbfdh"><listing id="nbfdh"></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fdh"><strike id="nbfdh"></strike></var>
<var id="nbfdh"></var><var id="nbfdh"></var>
<ins id="nbfdh"><span id="nbfdh"><var id="nbfdh"></var></span></ins>
<menuitem id="nbfdh"><dl id="nbfdh"></dl></menuitem>
<menuitem id="nbfdh"></menuitem>
<var id="nbfdh"></var>
<cite id="nbfdh"></cite>
<var id="nbfdh"></var> <ins id="nbfdh"><video id="nbfdh"><menuitem id="nbfdh"></menuitem></video></ins>
<cite id="nbfdh"><video id="nbfdh"></video></cite>
<cite id="nbfdh"></cite><var id="nbfdh"></var>
<var id="nbfdh"></var><cite id="nbfdh"><strike id="nbfdh"><thead id="nbfdh"></thead></strike></cite>

  • 設為首頁

從《貨郎圖》看宋代社會生活

2022年12月02日 15:36   來源:齊魯晚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從《貨郎圖》看宋代社會生活

  孫曉明

  宋代的城鄉商業模式經歷了一場變革,自晚唐以來逐漸取消了坊、市分離制度,商業活動非常活躍。

  南宋時期,以臨安為代表的江南城市“人煙生聚、民物阜蕃、市井坊陌,數日經行不盡”,以販賣日用雜貨為生的流動商販——貨郎也應運而生。南宋畫家李嵩的《貨郎圖》以貨郎為主題,畫作惟妙惟肖,成為記錄宋代社會生活的真實影像。

  李嵩,錢塘(今浙江杭州)人。少為木工,頗達繩墨,后為畫家李從訓養子習畫。歷南宋光宗、寧宗、理宗三朝,為畫院待詔,“工畫人物、道釋,得從訓遺意,尤精于界畫”。

  傳世的李嵩《貨郎圖》目前主要有四件,分別是北京故宮博物院的《貨郎圖》、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市擔嬰戲》、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貨郎圖》、美國克里夫蘭藝術博物館的《貨郎圖》。除了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貨郎圖》為橫卷,其余三件皆為扇面,從構圖章法、線條、筆墨到意境皆相仿,再現了南宋貨郎走街串巷、行走于鄉野農村的畫面。

  以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貨郎圖》為例,創作于南宋嘉定四年(1211年),描繪了一個貨郎正在肩挑雜貨擔,不堪重負地彎著腰緩緩前行,畫面剛好截取了貨郎來到村頭的一瞬間,貨擔上的物品繁多,從生產工具到兒童玩具,從旗幟彩幡到鍋碗盤碟,可謂琳瑯滿目。

  在構圖上,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的《貨郎圖》以貨擔為主體,分為左、右兩組人物,左側一組是兒童圍繞貨郎貨擔的情景;右側一組是匆忙奔向貨擔的婦女與兒童,主次有別又相互呼應。背景僅有野地平坡、古柳疏草,色調輕淡,展現出村野的素樸。

  技法上,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貨郎圖》人物皆以線描勾勒,即便是細密繁雜的貨物,亦描繪得一絲不茍,線條流利勁挺,略施淡彩,古樸而沉著,作品款署“嘉定辛未李從順男嵩畫”。后經明代梁清標、孫承澤、項元汴等人收藏,歸于清宮。乾隆皇帝題御制詩一首云:“肩挑重擔那辭疲,奪攘兒童勞護持,莫笑貨郎癡已甚,世人誰不似其癡”,著錄于《石渠寶笈·初編》。

  相比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貨郎圖》的“全景式”呈現,其余三件皆取局部,并各有側重。策展人童文娥從長卷、扇面的制式視角,探討這種構圖上的同質性與差異性,提出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市擔嬰戲》、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貨郎圖》、美國克里夫蘭藝術博物館的《貨郎圖》之間情節相連,富有戲劇性,形成如故事般發展的情節。當然,這種只畫一角或半邊景物,以表現廣大空間的畫法,明顯受宋代“邊角”式構圖影響。在畫面空間關系處理上,善于利用人物的姿勢和身體位置的前后遮擋關系,營造人物之間復雜且合理的空間層次。運用傾斜線、人物視線與人物動作,完成了整個畫面的“起承轉合”關系,展現出畫家深厚的界畫基礎。

  關于李嵩《貨郎圖》的內涵,向來多有探討。有的觀點認為,總描繪農村僻壤、生活簡陋,其中可能有諷世之意。有的人則提出,李嵩所畫的貨郎并非市井貨郎小販的形象,而是以元宵節等節慶表演中帶有吉祥如意的“貨郎調”為藍本,再輔以藝術因素。還有人認為,李嵩把貨郎描繪成身兼數職的形象,是為了體恤下層民眾的疾苦和滿足民眾的精神需求。美術史家方聞在《宋元繪畫》中,以李嵩《貨郎圖》為例,談及南宋院畫,“盡管稍早前的文人畫家極力抨擊形似表現,但是我們仍可以看出,在宋代,寫實的創作非常活躍”。實際上,無論是來自生活的真實,還是當時戲曲的演繹,其寫實主義風格無疑成為宋代社會生活的一種寫照。

  《貨郎圖》中的貨物也頗為引人注目,按照功能分類,大體可分為生產工具、生活用具兩類,還可進一步細分為農具、食物、兒童玩具等,展現出宋代社會生活的真實景象。

  玩具。玩具雖系小物,但在兒童的成長過程中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貨郎圖》中有兒童玩具數種,包括紙鳶、撥浪鼓、泥人等。以紙鳶為例,最初是軍事活動中傳遞信息的工具,后來逐步發展成一種游藝活動。陸游《村中書事》說,“文辭苦思徒妨睡,官職虛名不饑。垂老始知安樂法,紙鳶竹馬伴兒嬉”,形象地描繪了兒童放風箏的情景。兒童可以在放風箏的過程中獲得經驗知識,提高對世界的認知,展現出宋人對生存意義的思索與追求。

  茶具。宋代是中國茶文化發展的重要時期。制茶工藝空前發展,出現以貢茶、團茶為代表的新品種。從皇室到民間,皆以飲茶為時尚,還出現專供飲茶的茶館,即便在鄉間,也有滿足旅行者需求的茶鋪。在《貨郎圖》貨郎的擔子上,有比較齊整的飲茶器具,包括風爐、執壺、注子、茶匙等。相比南宋畫家劉松年《攆茶圖》中的茶器,雖然不甚雅致,但體現出飲茶風俗在民間的流行,即便在鄉村也有相當大的需求。

  蔬果。在宋代,蔬菜業作為商業性的農業而不斷擴大。在一些較大的城市,除附近的菜園供其需要外,還靠其他州縣運輸。宋仁宗時彭衛任知州時,有“民之鬻蔬者,例出蔬供郡官以免身役”的說法。彭衛對向他繳納菜蔬的園丁說:“我家食蔬少,爾持歸鬻之,積錢爾家,待我終更并取也。”也就是說,菜農向知州納菜或者納錢,可免除身役。《貨郎圖》中貨郎擔上有蔥、姜、蒜、茄子等各式菜蔬。蔬菜業作為農業的重要部分,投入的人力與物力比糧食多,貨郎販菜的畫面也展現出宋代農業的精細化與專業化。

  山東黃米酒。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貨郎圖》中有“山東黃米”的招幌,參照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所藏《貨郎圖》中的“山東羅酒”字樣,可知應為“山東黃米酒”。宋代對酒的管控相當嚴格,并實行禁榷制度,但在社會生活中并沒有嚴格執行,因此在《清明上河圖》等宋代繪畫中還可以看到懸有酒旗的鋪子。不過,《貨郎圖》中的酒幌或許另有隱喻,藝術家秦漫在《李嵩(貨郎圖)文字辨析》中提出,“山東黃米酒”可以看作“開禧北伐”的余響,在此畫創作前的數年,南宋北伐金朝的戰爭敗北。對于南宋人而言,“王師北定中原日”已越來越遙不可及,山東黃米酒代表了一種無可奈何的情愫。

  《貨郎圖》還展現出寫實主義在南宋的風行,這在宋代文學家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上也得到印證,書中關于北宋末年民間說唱、雜劇等表演的記載,關于當時各類酒館以及特色飲食糕點的記錄,關于市場各色買賣的描寫,關于節令及生活民俗的描述,都是獨一無二的,而且是寫實的。

  《貨郎圖》從一個市井小人物——貨郎的視角出發,通過一系列圖像和文字,隱蘊創作時的歷史背景,不僅體現出畫家“以圖鑒史”的磊落格局,也再現了南宋時期社會經濟文化的繁榮程度,成為后人了解南宋社會生活的一部“圖像志”。

【責任編輯:陸春艷】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分享到: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315039 舉報郵箱:huaren@chinanews.com.cn

Copyright©2003-2022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大发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