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丨伍國:美國華裔二代如何與中文親密接觸?-中國僑網
<cite id="nbfdh"><span id="nbfdh"><thead id="nbfdh"></thead></span></cite>
<var id="nbfdh"></var><menuitem id="nbfdh"><strike id="nbfdh"></strike></menuitem><var id="nbfdh"></var><var id="nbfdh"><strike id="nbfdh"><listing id="nbfdh"></listing></strike></var>
<var id="nbfdh"><strike id="nbfdh"></strike></var>
<var id="nbfdh"></var><var id="nbfdh"></var>
<ins id="nbfdh"><span id="nbfdh"><var id="nbfdh"></var></span></ins>
<menuitem id="nbfdh"><dl id="nbfdh"></dl></menuitem>
<menuitem id="nbfdh"></menuitem>
<var id="nbfdh"></var>
<cite id="nbfdh"></cite>
<var id="nbfdh"></var> <ins id="nbfdh"><video id="nbfdh"><menuitem id="nbfdh"></menuitem></video></ins>
<cite id="nbfdh"><video id="nbfdh"></video></cite>
<cite id="nbfdh"></cite><var id="nbfdh"></var>
<var id="nbfdh"></var><cite id="nbfdh"><strike id="nbfdh"><thead id="nbfdh"></thead></strike></cite>

  • 設為首頁

東西問丨伍國:美國華裔二代如何與中文親密接觸?

2022年12月02日 08:39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中新社北京12月1日電 題:美國華裔二代如何與中文親密接觸?

  ——專訪美國阿勒格尼學院歷史系副教授伍國

  作者 高楚頤

  語言是情感的紐帶,是溝通的橋梁。對于生活在海外的華裔二代,中西文化的雙重影響讓他們擁有了不同的文化記憶和認知,被認為天然具有兩種語言優勢,但也絕非一蹴而就。如何通過學習中文提升對中國和中華文化的認知,一直為華人家長所關注。

  近日,美國阿勒格尼學院歷史系副教授、中國研究項目主任伍國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時表示,了解亞裔美國人的歷史對華裔二代認識華裔歷史、思考自身未來有所助益。伍國在提出“懂中文”的同時,還提出了“懂中國”概念。他認為,華裔父母不能排斥“通過各種語言文字去了解中國”這一路徑,也應掌握華裔二代通過“懂中國”進而愛上中文的“秘訣”。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華裔二代群體有先天的中文學習“優勢”,他們掌握中文會為他們日后的生活、發展帶來怎樣的幫助?

  伍國:幫助是顯而易見的。亞太地區是整個世界未來經濟和文化最具活力的地區,而東亞以其悠久的文明、豐富的文化遺產、獨到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觀,越來越成為英語文化以外的一個極具吸引力的地區。

  由于中文和漢字在這一區域的廣泛使用,有先天優勢的華裔二代青少年更容易成為文化上的“兩棲”人士。他們可以在自己出生和長大的歐洲、北美、大洋洲以外,把大中華文化圈也當成個人發展、學習、體驗和施展才能的舞臺,這比大多數西方本土人士多了很多優勢。華裔二代有來自中國的父母、親戚及友人的網絡,對中國文化、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本就比一般西方人有更深的認知。

  對他們而言,英語本就是第一語言,中文如果流利,那將是不可多得的優勢,有時也可以幫助化解中西文化碰撞時的一些沖突,增進雙方的了解。重要的是,他們對中國具有一般外國人不具有的情感連帶,這種力量意義非凡,但也不要用過于苛刻的眼光審視華裔第二代,對語言的“掌握”是有層次區別的。

2019年,“中國尋根之旅·風韻南粵”在廣州開營。姬東 攝
2019年,“中國尋根之旅·風韻南粵”在廣州開營。姬東 攝

  中新社記者:你曾提到,華裔二代易對漢字產生距離感,更習慣用英文直接表達自我。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如何增加其對中文的興趣,引導其走入中文世界?

  伍國: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應用中的語言都使用和漢字具有明顯差異的拼音文字。海外的華裔孩子也在這種環境中成長起來,對以表意和象形為主的漢字所產生的陌生感,與一般西方小孩并無區別。比如出生在中國并在10歲前后被父母帶到其他國家定居的華裔小孩,一般叫做“1.5代”,這些孩子在中國接受啟蒙教育,對漢字的感受力要強很多。

  而完全出生和成長在外國的孩子則面臨更大挑戰。他們一開始面臨的文化和教育環境并非以漢字為主體和思維依據的環境。對他們來說,漢字的啟蒙教育應強調漢字的獨特性和兼容性。有兩個特點:一是審美,漢字書法是一門藝術,這是拼音文字所不具備的。學習書法的過程也是審美過程,和中國傳統繪畫相通。二是現代轉化,在電腦和互聯網的世界中,任何人只要掌握漢語拼音便可輸入漢字查找內容、圖像,就進入一個和英文互聯網世界不同的領域,這也會激發興趣,而繞開“寫字”這個障礙。現在的孩子在網絡游戲中能接觸到世界各地的玩家,其中就有中國的孩子,這也是深度交流的機會。

  我曾在家做過一個實驗,把一些意境優美的唐詩打印出來,如《春曉》,把單字和詞語標注好拼音教我兒子讀,再把詩用英文逐字逐詞對照直譯出來,讓他以其對英文的優勢感覺把詩句直譯轉換成自然流暢的詩句。如此一來,他既能試圖體會中國古詩的意境和情感,又能參與跨語言轉換實踐,通過自己的“翻譯”去感受。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第5區第28小學的中文老師教授漢字。<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余瑞冬 攝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第5區第28小學的中文老師教授漢字。中新社記者 余瑞冬 攝

  中新社記者:你在美學習生活多年,自身在教育子女“懂中文”“懂中國”方面中有何故事和“秘訣”?

  伍國:新冠疫情前,我專門帶11歲的兒子到中國探親、訪友、旅行,甚至參加學術會議。我們去了北京的故宮、天壇、長城、南鑼鼓巷和西安的兵馬俑,感受了北京的一日游旅游團,體驗了北京到西安間的高鐵;在四川看大熊貓繁育中心,看親戚家的養雞場,體驗城鄉不同生活,期間還經歷了一次有驚無險的小地震;在貴州西江苗寨住宿,看舞蹈,吃烤肉,清晨從山上看云霧繚繞的山谷和民居,對少數民族文化也有了具體直觀的認識;在臺灣體驗臺北生活和小鎮民情。在美國我們也常常全家出游,盡可能多地讓他通過實地考察學習多元知識。

  廣義的教育不僅是結構層次分明的書本、課程和考試,還應包括書本以外對生活的觀察和感悟。這些旅行經歷,也包括“旁聽”學術會議,對于一個孩子來說,可能一時沒有明顯作用,但隨著時間的積淀,在其成年后會帶來種種回味,使其感悟真實的中國生活。這些潛在的東西不是學校教育所能替代的。

  我會用一種開放、包容的心態,鼓勵他探索自己想要了解的知識,耐心解答他的種種問題,甚至去做一些筆記。他現在讀10年級,會突然對中國“客家文化”感興趣。我會盡我所知進行回答并讓他自己上網查。他馬上就能搜索到客家文化之都廣東梅州。我想美國華裔孩子自然會比同齡的本土孩子具備更多關于中國的深入認識,但父母需要進一步鼓勵和引導,不能忽略這些處在萌芽狀態的興趣。

參加“中國尋根之旅”的海外華裔青少年在重慶動物園參觀大熊貓。周毅 攝
參加“中國尋根之旅”的海外華裔青少年在重慶動物園參觀大熊貓。周毅 攝

  中新社記者:通過中文閱讀、寫作、交流等語言文字的學習,對增進華裔二代理解中華文化有何幫助?

  伍國:(中英)兩種語言都很重要。據我了解,華裔二代的中文可能更多局限于語言的“交際”功能,即會說、會聽,但在深入的知識和觀點層面,究竟有多少海外華裔二代能閱讀高水準的文學、歷史等帶有思想性的中文著作,對此我是懷疑的。

  我最近讀到哥倫比亞大學華裔教授艾明如(Mae Ngai)的新作《華人問題——淘金熱與國際政治》(The Chinese Question: The Gold Rushes and Global Politics)。亞裔美國人歷史在美國是一個較為活躍的研究領域,學習亞裔美國人的歷史,對于華裔二代在美國史和移民史的框架內認識華裔歷史,思考自身未來也是有助益的。但這樣的研究,包括相關紀錄片,在英文中的數量遠高于在簡體中文中的數量。因此,英文作為信息和知識來源,對于已經以英文為第一語言的華裔來說,是必須重視的。華裔父母不能排斥“通過各種語言文字去了解中國”這一路徑,也應掌握華裔二代通過“懂中國”進而愛上中文的“秘訣”。

在美國洛杉磯一場紀念華工參與建設中央太平洋鐵路的活動上,一名在美國出生的華裔兒童學習書寫漢字“尋找”。毛建軍 攝
在美國洛杉磯一場紀念華工參與建設中央太平洋鐵路的活動上,一名在美國出生的華裔兒童學習書寫漢字“尋找”。毛建軍 攝

  中新社記者:在美國多元文化環境中,西班牙語、日語等也應用廣泛,華裔孩子或許僅把中文當成外語學習的選項之一。如何突破“了解一種文化只能通過它的語言”這樣的認知?

  伍國:出生于美國,但只能聽不會說,或者說不好中文的華裔孩子是很多的。我的一個華裔友人是隨父母移民到美國的廣東新會人,在美國有兩個孩子,孩子會聽江門、新會話,會講廣州話,但兩個孩子互相之間說英文。我們習慣把“中文”默認為“普通話”,在這種情形下,這兩個讀小學的華裔孩子算不算“會中文”呢?

  我們需要現實地看待問題,并找到解決辦法。重要的是保持開放的心態和興趣,而不是先給孩子設定一個“精通”的理想狀態,應該積極鼓勵孩子通過他們當前所熟悉樂見的語言、資訊及學術研究等了解中國;鼓勵他們通過英文資訊和信息源,以及學術性研究和觀點了解中國;通過對歷史、政治科學中有關中國的課程學習;通過有英文字幕的中國電影、美國拍攝的紀錄片等多角度學習。語言不能成為認知過程中的一種滯礙。了解歷史對于了解任何一種文化來說都不可或缺。因為任何文化都是在歷史進程中長期積淀形成的。

海外華裔青少年體驗斗拱拆裝游戲。武俊杰 攝
海外華裔青少年體驗斗拱拆裝游戲。武俊杰 攝

  中新社記者:華裔二代學習中文,更重要的是了解、認知祖籍國的文化。他們在學習中文的過程中,如何應對住在國與祖籍國之間身份認同、文化認同和情感認同的拉扯?

  伍國:在學業、個人問題和此類復雜的認同問題上,父母和孩子要多平等坦誠地對話,彼此信任。我兒子讀小學時就曾發問,到底我算哪一種人?我當時明確地回答——亞裔美國人(Asian American)。“美國人”或國籍意義上的美國公民(U.S. citizen)是他的第一認同,但因為父母的原因,所有的華裔二代都自然地繼承父母原國籍的種族特性、文化特質、思維方式和生活習慣,而且是獨特和值得驕傲的,因為身邊其他小朋友沒有。甚至他們也會對“美國(白)人”的一些生活方式和習慣產生排斥意識。

美國紐約華人青年在曼哈頓唐人街參加慶祝“中國日”(CHINA DAY)活動。廖攀 攝
美國紐約華人青年在曼哈頓唐人街參加慶祝“中國日”(CHINA DAY)活動。廖攀 攝

  華裔二代其實比第一代更典型地體現了人類學意義上的某種流動中的“文化復合性”。但是,在把現實認同和情感紐帶厘清以后,站在孩子的角度,我們這一代人有時候也需要破除“中X”(這里的X可以是作為華裔移民目的地較多的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英國等)二元思維,好像世界上只有這兩個父母不停往返和糾結其間的國家。其實有很多其他國家、地區、語言及文化都有獨特的價值,都可以成為下一代華裔關注的對象。只有把不同文化都納入視野,才會具備全球眼光。(完)

  受訪者簡介:

  伍國,祖籍四川,2006年獲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歷史學博士學位,現為美國阿勒格尼學院歷史系副教授、中國研究項目主任。出版英文專著3部:《鄭觀應:晚清中國的商人改革家及其經濟,政治,社會影響》(2010)、《講述南方少數民族:政治,學科,公共史學》(2019)、《儒教的人類學考察:禮,情,與理》(2022)。2020年至今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中文時評40篇。

【責任編輯:于淇】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分享到: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315039 舉報郵箱:huaren@chinanews.com.cn

Copyright©2003-2022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大发彩票